只做把世界熨平的生意

2008年,唐彬森在北航的一间地下室里成立智明星通,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中国社交游戏领域收入排行的领跑者之一,却几乎没有多少人民币的交易额,即使是在发行那款走红数年的游戏产品《开心农场》时,智明星通的大半收入都是来自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等海外市场。
在谈及将《开心农场》推向美国市场时的经历,唐彬森至今仍然耿耿于怀那时的短视,他将之称为“百亿美元的教训”:“那时我就是用信用卡在Facebook上开户,每天几十美元的扣款,感觉增长挺好,可以算出半年过后的用户规模,突然发现Zynga开始一个月砸一百万美元去推它的游戏,我们都觉得它是疯掉了,但是Zynga通过快速烧钱和快速融资在半年时间里把旗下的社交游戏做到了五千万的日活,盈利半年很快上市,这时已经没有《开心农场》的机会了。”
不过,作为中国首批试水国际化的互联网企业之一,智明星通所交的学费并未浪费,唐彬森将导航网站、杀毒软件等极具中国特色的流量产品带到了多个互联网欠发达国家,也使多级火箭的盈利模式获得了反复验证。2014年,国内上市公司中文传媒付出26.6亿人民币的巨资将智明星通收购,唐彬森除了仍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留任CEO之外,他亦适应了自己的新角色:天使投资人。
与智明星通的国际化思路秉承一致,唐彬森的投资策略也未局限于国内市场。多年前,他曾储备了一百万美元,试图购买Facebook的早期原始股——当时Facebook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才刚摸到百亿美元的门帘——后来因为不够熟悉海外的法律政策,而耽搁了买入时机。所以唐彬森现在常对人提及DST前合伙人亚历山大·塔马斯的“地缘性套利”理论,即:世界从来以及未来都不可能达到所谓的“扁平状态”,而所谓成功的商人,比的就是谁能够率先将利用信息落差而谋得利益。
DST的业绩是诠释“地缘性套利”的最佳验证,作为一家俄罗斯的私募基金公司,它在最近五年主要投资了超过30家非俄罗斯企业,其中有7家企业已经完成IPO,包括Facebook和阿里巴巴两大千亿美元体量的巨兽。就像孙正义从不被认为是一个日本人一样,DST的自身定位早已超出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概念,它实证了托马斯·弗里德曼所宣称的“世界是平的”,用大一统的尺度管理全球市场。
唐彬森不仅是“地缘性套利”的推崇者,同时也是致力于亲手熨平这个世界的国际主义者之一,智明星通最新推出的旗舰手游《列王的纷争(Clash of Kings)》已在全球56个国家的Google Play收入榜中进入了前十,而其行销策略并不会刻意进行所谓“本土化”的改造,在和来自美国、芬兰等领先游戏公司的较量当中,唐彬森选择的正面竞争取得了极好的效果,“我们敢在创造20亿收入时就掏出18亿去做广告投放,在纽约、伦敦、莫斯科等中心城市做品牌露出,这种从高往低打而不是反过来的做法,让《列王的纷争》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款出口游戏。”
一言以蔽之,一款产品只要能够在一个市场取得成功,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它有潜力推行到其他市场,人们通常忧虑的文化和习惯差异,并不会造成决定性的阻碍。这种信念,也构成了唐彬森突然对一款美股交易应用产生兴趣的原因。
去年6月,唐彬森成为了一家美股券商的天使投资人,创始人是唐彬森的朋友,而这个项目在一年后获得了来自小米科技的数亿人民币A轮融资。
“个人投资与机构投资最大的区别就是依赖私交,不需要流程复杂的决策过程,毕竟早期投资也就是投团队,很多时候就是顺其自然,相信朋友能把事情做成,这个理由就足够说服自己了。”唐彬森信任的那名朋友,就是老虎证券的创始人巫天华,后者的美股交易应用上线当月,便产生了上亿美元的交易额,连唐彬森自己都成了老虎证券的忠实用户。
其中有两个背景故事值得一提:
其一,是智明星通的出售,本来这家由他一手养大的公司当时也准备在A股上市,“没想到准备上市的三年时间里遇到两次IPO暂停,卖掉的过程中又遇到几次重大政策变故,来来回回不停折腾。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一个高度管制的市场,企业上市很难,一个壳就值10个亿,商品过少的结果就是奇货可居,永远是卖的人挣钱,买的人吃亏,今年股灾,光是大股东减持就是1000个亿,这是什么概念,减持完了之后散户可能就一辈子被套了。”唐彬森一度向巫天华建议把老虎证券的宣传文案改成“救死扶伤、争分夺秒”,因为他认为人民币资产的国际化是不可逆的趋势,因为本土资本市场的畸形,必然会使热钱出海。
其二,是美股交易的成本,唐彬森发现周遭许多朋友会在海外投资房产项目,却避开了证券这一主航道,究其原因,仍是受阻于开户手续繁复和信息不对称两大门槛。“也有很多券商在做美股这块,但是简单的开户,还是需要大量的跨国手续,还是全英文的,这就已经逼退了不少有意美股市场的国内散户,再就是除了中概股之外,中国用户对美国其他上市公司的了解有限,这同样会引起退却心理。”
老虎证券的最初构想,其实只是一个偏工具类的炒股软件,为那些老牌券商提供服务,唐彬森和巫天华数次深聊,觉得不能做一个“别人吃肉,自己喝汤”的小事情,一定要进入中心地带。他们最后所达成的共识,是将美股作为产品看待,既然这款产品已经在美国验证了它的大受欢迎,那么只要能够通过合适的渠道使更多的中国用户能够低门槛的参与进去,就必然会同样获得热捧。
于是,老虎证券的目标用户,除了当前国内美股用户的约50万人存量之外,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那些净资产更低、却规模更为庞大的年轻白领,他们多为科技行业的从业者,愿意接受“互联网券商”的服务模式,将资金放到老虎证券的平台里进行价值投资
“巫天华做的事情就像是金融版的海淘,这个概念大家都能理解,国内的商品太烂,于是只要有人愿意花一些功夫把海外的优质商品连接进来,一定会受到热捧。”唐彬森自己也持有大量的中概股股票,他认为中概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跨国资本市场的“陌生化问题”,唯品会、京东、百度等中概股的长期曲线都是稳定增长的,对于那些试图逃离国内环境的投资者而言,这是最好的利诱方式。
有趣的是,在游戏品类的研发上,唐彬森也开发过“老虎机”这样的赌博游戏,他发现“老虎机”的商业原理和中国股市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上来先让人挣到钱,使人不断加注,达到一定量时,再把人套上去,但又不把人完全榨干,快没钱时突然又吐出一点,慢慢的把人彻底洗干净。
“不是在妖魔化中国股市,而是中国股市受到太多毫无必要的监管,监管机构一定要把股市营造成一间温室,害怕股民受不了刺激。不许你搞杠杆,但不还是有配资吗?不让你做空、不让你跌破,难道这个市场就永远只涨不跌吗?没有市场机制,就是一个家长在惯孩子,你可以一时半会的控制住这个孩子,但总有一天你是拦不住的,那时他一跌就是一个大跟头,好几年缓不过劲儿来。”唐彬森看好老虎证券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认为巴菲特言下的“价值投资”会逐渐成为中国投资者的主流意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的盘子已经足够大了,但是那些体量巨大的公司只要仍然能够证明自己的创新能力就还在往上涨,这会带来从投机到投资的观念转变。
目前,老虎证券的日新增注册量已经超过了所有的传统美股券商,且来自80后和90后的用户样本增长数据极高。在获得小米的巨额投资之后,巫天华还准备给用户发送现金红包,进一步扩大他们拉动朋友加入美股投资的动力。
而唐彬森,除了继续忙着自己公司游戏出海的业务之外,仍然坚持每周去和老虎证券开一次会,在某种程度上,他是以一个创业者的身份去服务另一个创业者。
这种心态,或许是缘于他自己在创业旅程里的缺憾。智明星通一直希望独立上市,但是受限于国内的复杂情势,他坦承自己没能忍住卖掉公司的念头。“一直有收购邀约过来,1亿美元时还可以拒绝,出到5亿、6亿时就架不住了。除了巫天华和他的老虎证券之外,我也投了不少其他朋友的公司, 我觉得创业者是孤独的,他需要一个投资人,站在一个旁人的角度来给他建议,但这个人绝对不是机构投资者和财务投资者,他应该同样是一个创业者,走过相似的道路,这样才可以消解孤独。”
这种情结,令人想起Facebook的天使投资人马克·安德森的事迹。当Facebook的估值涨到10亿美元时,扎克伯格几乎受到了所有的VC怂恿,让他把公司卖掉套现,只有马克·安德森的观点是:你应当把Facebook继续做下去。
一次在回到母校北航的演讲上,唐彬森用国外的例子来解释中国的古话“薪火相传”。他说英特尔的创始人安迪·葛洛夫出生于匈牙利,因为饱受战乱困扰,偶然的被一个美国移民社团送到美国,而他又在美国干成一番事业,最后他把大量的资金捐给了一支专注于帮助移民美国的基金里。“这就叫作薪火相传,包括高瓴资本的张磊,为什么他要把钱捐给耶鲁,因为耶鲁点燃了他的梦想。我觉得巫天华和他的老虎证券也是一枚值得被点燃的梦想,我经历过一轮创业,清楚的明白今天的成功已经不需要太多的社会资源,事情的可能性,取决于做事者的信心和勇气,如果一定要谈创业者投资创业者的逻辑,那么这就是最好而且唯一的逻辑。”